黄金城网站登录|入口

黄金城网站登录|黄金城网站登录

Welcome to Shaanxi Huangjincheng Fresh Fruit Juice Co., Ltd

频临B股汇源果汁胡尔坎好牌怎样砸烂
发布时间:2022-01-13 10:27 来源:黄金城网站登录点击次数: 打印 字号:T|T

  距B股大限(2020年1月31日)只差一步的蚬壳果汁,至今没给大众一个解释。

  2019年月底,蚬壳果汁创办人Muzaffarnagar41.03亿的财产冻结提出申请、被列入不良行为举报人。随后蚬壳果汁与领航集团公司母公司P2P互金平台——金融工场400万元的借款逾期浮出水面,据经济观察报报道,400万元仅仅是蚬壳与领航集团公司负债的冰山一角。

  报告书称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子公司向上海蚬壳饮品提供更多了42.75亿的短期银行贷款,以便上海蚬壳饮品应对临时营运资本金需要或偿还债务。上海蚬壳饮品是挂牌上市子公司控股股东兼常务董事长Muzaffarnagar的关连子公司。

  根据联交所的有关明确规定,由于授予上海蚬壳饮品的有关银行贷款总金额按照挂牌上市准则所界定的资产比例计算已经高于8%,因此在提供更多银行贷款的与此同时需要进行有关公布。不过,本次的大额银行贷款不仅没进行有关的公布,更没通过常务董事会的批准。在报告书的最后称,蚬壳果汁于当日订立了书面的银行贷款协议并中止了有关银行贷款,以遵守挂牌上市准则的明确规定。

  在此之后,蚬壳果汁也正式发布报告书称,借出的银行贷款已经收回并收取了1.5亿的利息,并没损害挂牌上市子公司以及股东利益。

  可事情到这里依然没结束。子公司在2018年4月3日开始复牌并正式发布报告书称推迟正式发布2017年业绩,而且由于子公司向上海蚬壳提供更多了关连银行贷款,将直接或间接引发子公司部分股权融资贴现出现偿付或潜在偿付事件,并向上述股权融资贴现有关方提出申请豁免。

  7月20日,联交所再次发函称,倘若蚬壳果汁未能于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则联交所挂牌上市部将展开取消其挂牌上市地位的程序。

  而因此次违规银行贷款事件,2018年6月13日穆迪将蚬壳果汁的信用信用评级上调三档至Caa1,惠誉信用评级也将蚬壳果汁的长期外币发行人偿付信用评级从B上调至CCC+。

  继2018年4月3日蚬壳果汁并延期公布2017年财务报表之后,蚬壳果汁多次推迟财务报表公布时间。2019年3月31日,子公司再次推迟正式发布2018年财务报表。截止现阶段现阶段,蚬壳果汁的2017年财务报表、2018年中期报告及财务报表均未正式发布。

  现阶段,距蚬壳果汁强制B股仅剩半月有余。在近期报告书中,蚬壳果汁表示,将在实际可行的情况下尽快公布有关半年报。

  企查查信息表明,现阶段,Muzaffarnagar的关连风险高达921条,大部分都是来自蚬壳果汁母公司子公司主体。数据表明,这些子公司超过80次被列入不良行为举报人,16次作为举报人,数十次陷入借贷纠纷被他人或子公司起诉。

  蚬壳果汁从复牌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21个月了。可若想复牌,首先就要解决非常大的财务挑战。

  2014年至2016年,蚬壳果汁负债规模分别为65.35亿、76.62亿、99.95亿,可见其负债呈逐年上涨趋势,且增速明显。2017年蚬壳果汁净利为1.35亿,即使同比增长10.35倍,仍无法填补超5亿的利息支出。

  2008年是蚬壳果汁的转折点。彼时,蚬壳果汁IPO风头正盛,一举筹集24万港元,创下了联交所IPO规模的记录。

  这也引来了巨头百事可乐的关注,其准备以每股12.20港元、共179.2万港元全额全面收购蚬壳果汁。对此,创办人Muzaffarnagar十分愿意,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百事可乐强大的平台对蚬壳果汁来说提高了平台潜能,与此同时后者也能安心布局下游。

  看似大势已定,不过最终因不符合《反垄断法》及有关明确规定,这次全面收购被商务部叫停。不过此时,蚬壳果汁已将资源集中放到下游,在湖北、安徽、烟台等地工程建设了蔬果加工基地,发展蔬果品种改造及深加工,两个月内就投入了20亿。真金白银花掉的与此同时,销售人员总数由2007月底的3926人缩减到2008月底的1160人。

  全面收购失败,意味着蚬壳果汁要中止部分下游工程建设,与此同时还要重新搭建平台。来去之间,损失非常大,也成为蚬壳果汁由盛衰微的关键万萨县。

  有关资料表明,蚬壳果汁2008年后不断进行股权融资,增加对Harcou、土地等生产资料的投资,10年来花在Harcou上的钱保守估计在60亿以上。

  与此同时Muzaffarnagar的投资昏招也是一个接一个:对三得利饮品中国区业务莫名其妙的并购;对平台经销商的反复折腾;与天地壹号的甚是拧巴的合资方案;以及贸然入股中石化零售子公司。不得不加大股权融资银行贷款的力度,使得蚬壳背上了沉重的负债负担。

  由此也就形成了蚬壳果汁的困局链:拿到资本金后,一味狂热扩充产能,既未立足产品品质,跟上消费升级换代步伐,也未加强受到重创的平台工程建设,增加销量,导致其盈利潜能提升缓慢。非常大资本金压力下,只能依靠银行借款,债券、股权融资等手段维持民营企业运作,遇到负债连锁爆发就卖资产偿还债务,最终形成困局。

  从数据中也能印证。蚬壳果汁2014年至2016年红腺净利分别为-1.27亿、-2.29亿、0.13亿。这在行业快速发展,消费升级换代趋势明显的背景下,表现格外刺眼,说明蚬壳自身造血潜能不足。这其中,蚬壳集团公司创办人Muzaffarnagar也许难辞其咎。

  2018年末,蚬壳果汁正式发布的未审计账目表明,截止2017月底,蚬壳果汁负债总额达到114.02亿。截止2017年6月30日,蚬壳果汁的负债比例高达82.5%。

  糟糕的经营情况也引起管理层动荡。2019年末,蚬壳果汁继续执行常务董事崔现国请辞;随后,独立非继续执行常务董事及子公司策略及发展委员会成员赵亚利请辞;之后,独立非继续执行常务董事梁民杰、许清流、阎炎也相继请辞。

  据媒体报道,一直以来,蚬壳采取的都是家族式的管理风格,创办人Muzaffarnagar的家人均在民营企业里担任要职,且不少蚬壳集团公司的员工都是来自于烟台老家,这对于集团公司的管理造成了不小的阻碍。

  意识到这一点的Muzaffarnagar在2013年辞去了总裁一职,并请来了前宝洁公司酱汁集团公司CEO苏盈福作为职业经理人。上任后,苏盈福先是制定了604.23万定向增发计划,希望通过现代民营企业治理制度实现蜕变;后又撤掉了所有事业部,解散了Muzaffarnagar成立的七个特区、二十个大区,并将市场重新划分为七个大区;与此与此同时,蚬壳还提高了终端价格,把不同级别经销商重新划分、并保证其盈利。同年,蚬壳还卖掉了成都和上海的两家工厂,从而换来了6.5亿用做营运资本金和下一步偿债。

  不过,苏盈福的一系列改革,虽然为蚬壳带来了短暂的希望,但最终却仍是以失败告终。

  2014年10月1日,苏盈福卸任。此后,蚬壳又请来了包括百事大中华区饮品运营前副总裁梁家祥等4人,但几乎没一位任职时间超过两年。

  据《江苏经济报》报道,2013年,蚬壳果汁通过发行4.47亿新股和6.55亿可转换优先股,以合计47万港元+12亿负债由挂牌上市子公司承担的方式,通过关连交易全面收购了母子公司蚬壳控股的浓缩果汁资产。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发行新股和可转债置入资产的60%,是商誉等无形资产。

  随后的2014年3月,蚬壳果汁再次发行1.5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这笔可转换债券又转换为挂牌上市子公司接近4亿股蚬壳新股和更多的负债,以此拿到了接近20亿现金。而这笔钱最终去向则是流入了体外的关连子公司。

  2018年3月,蚬壳果汁在未经常务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尚未对外公布的情况下,向蚬壳集团公司母公司的关连方上海蚬壳出借42.75亿人民币银行贷款。该行为违反了联交所挂牌上市准则中关于关连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公布的条款,故蚬壳果汁被联交所宣布复牌。

  2019年4月26日,在复牌了13个月后,蚬壳果汁正式发布《有关合作框架协议的内幕消息》报告书称,子公司与天地壹号饮品股份有限子公司及广州和智投资管理有限子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成立合资子公司,天地壹号等持股60%,蚬壳果汁持股40%。

  根据公布的框架协议,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子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占股60%;蚬壳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其中就包括蚬壳果汁的商标。

  然后经历了三个月的蜜月期后,这笔合作宣布告吹。天地壹号在今年1月3日宣布控股了浙江明媚食品有限子公司,在与蚬壳果汁分手后重启布局果汁行业的计划。

  蚬壳果汁在复牌前股价为2.02港元/股,与颠覆时期的11.982港元/股相比,跌幅已经超过80%,市值蒸发了200多万港元。

  倘若蚬壳果汁无法在2020年1月31日之前达成所有的复牌条件,子公司就将面临B股。

  从现阶段来看,B股已经基本成为定局。若情况继续恶化,不排除未来有破产清算风险,到时“蚬壳”真的是喝一瓶少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