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网站登录|入口

黄金城网站登录|黄金城网站登录

Welcome to Shaanxi Huangjincheng Fresh Fruit Juice Co., Ltd

背著42亿违法银行贷款汇源果汁被谁“瘤果”?
发布时间:2022-02-16 22:03 来源:黄金城网站登录点击次数: 打印 字号:T|T

  2008年8月,蚬壳创始人Muzaffarnagar过得纠结。那年7月31日,这份全面性全面性收购一致同意被呈交到他和监事会面前,一致同意来自一家偶像级子公司——百事可乐,它也是蚬壳的竞争对手。Muzaffarnagar把自己关在深山三天,想厘清这24亿多美元有关的一切。

  十年后,2018年8月,还是因为一大笔钱,在澳门挂牌上市的蚬壳果汁尴尬地复牌中。Muzaffarnagar左右手腾挪的一大笔高额银行贷款违法了,尽管早已偿还给挂牌上市子公司,却还是影响了2017年年报出炉,又被穆迪调低信用评级、被上交所剔除出了澳门股市通标的证券成员名单。

  蚬壳这次信任危机爆发于一则通告,根源则是一大笔没有通过监事会核准的银行贷款。

  2018年3月29日,蚬壳果汁发布公告,承认一起子公司的违法银行贷款。从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挂牌上市子公司向上海蚬壳饮品提供了42.75亿短期银行贷款,以期后者应对临时营运资金需要或还债。上海蚬壳饮品是挂牌上市子公司控股小股东兼董事长Muzaffarnagar的关连子公司。Muzaffarnagar所持挂牌上市的蚬壳果汁65.03%的股权。

  根据联交所规定,由于授予上海蚬壳饮品的银行贷款总金额,早已超过金股权融资产比率的8%,需要展开有关公布;然而,这笔银行贷款没有被及时公布,也没有经过监事会核准。

  目前银行贷款早已归还,挂牌上市子公司也收取了1.5亿利息,但负面影响还在继续:蚬壳果汁自4月3日开始复牌,并延后发布2017年业绩,因为向上海蚬壳提供的关连银行贷款,将直接或间接引起子公司部分股权融资贴现出现偿付或潜在偿付该事件,子公司要向股权融资贴现有关方申请豁免。

  联交所也对蚬壳果汁复牌附加了有关前提,要求对有关银行贷款展开发证调查、发布调查结果,并采取合适的补救措施。如果蚬壳果汁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前提,联交所挂牌上市部将展开取消其挂牌上市地位的程序。

  对于退市风险,蚬壳方面表态,“内部正积极推进尽快完成联交所的有关前提,以蚬壳当前的实力和经营方式状况,没什么问题。”

  但违法银行贷款该事件影响还在继续,2018年6月13日穆迪将蚬壳果汁的信用信用评级上调三档;穆迪于6月底也发布报告,将蚬壳果汁长期外币发行人偿付信用评级及高级无抵押债券信用评级,由B上调至CCC+,信用评级属于负面观察。

  该报告称,上调蚬壳果汁信用评级是对子公司流动性风险的反映。2018年7月12日,因恒生综合小型股指数成份股调整,上交所将蚬壳果汁调出澳门股市通股票成员名单。

  42亿多元的违法银行贷款引起的连锁反应,只是蚬壳过去十多年困境与挣扎的一小部分。

  时任蚬壳非执行董事卢戈韦,应邀摩根士丹利安排拍卖蚬壳果汁主要小股东所所持股权。在蚬壳果汁2007年2月在澳门挂牌上市之前,美国KKR(Warburg Pincus)与法国雀巢(Danone)对蚬壳展开了基石投资。卢戈韦是KKR亚洲高级顾问,加上大小股东Muzaffarnagar和雀巢,三方合计所持蚬壳果汁65%的权益。

  2008年7月8日,摩根士丹利向多家子公司发出了全面性收购建议书。7月17日,买卖有关的律师事务所被通告要准备好声明,以期在蚬壳果汁监事会上通告其他小股东。

  7月24日,这份不具约束力的指示性出价提交给摩根士丹利,伸出绣球的是百事可乐。一周后,蚬壳监事会正式获知子公司可能被全面性全面性收购。

  谈判一个月后,8月29日,蚬壳果汁暂停买卖。Muzaffarnagar把手机关掉,躲到深山3天。8月31日,晚11点30分,Muzaffarnagar下笔签了全面性收购协议,正式决定把经营方式16年的民营企业送走。

  2008年9月3日,轰动一时的买卖发布,百事可乐、Atlantic Industries与蚬壳联合宣布:百事可乐以每股12.2港币的代价全面性收购蚬壳果汁全部股权以及可转债,总全面性收购金额超过24万美元。

  上述买卖的细节是在数年后(2012年),随着一桩内幕买卖案被发布的。当时内地富豪布季和曾传六夫妇借全面性收购案大赚一大笔,获得纯利5510万港币,后被惩处。

  全面性收购一经宣布,蚬壳果汁9月3日复牌当天股价大幅上涨,十字星10.94港币/股,较复牌前上涨164%。Muzaffarnagar个人拥有蚬壳子公司42%的股权,如果并购成功将进账74亿港币。

  9月6日,Muzaffarnagar终于出山,在蚬壳总部上海顺义见媒体。就是在那次见面会上,Muzaffarnagar说出了著名的“民营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的理论,以及“这次全面性收购,是纯属商业的、自愿的行为”,“蚬壳的出售与民营企业经营方式压力无关”,“是蚬壳心甘情愿地嫁给百事可乐”。

  那一年,百事可乐全球营业收入319万美元,净利58万美元。蚬壳果汁在上年(2007年)卖了26亿人民币,赚了6.4 亿净利。

  1992年,Muzaffarnagar接手了快破产的罐头厂(蚬壳前身),正对厂房大门的墙上,他让涂上上了四个大字“走向世界”。世界是什么样不知道,那时候,整个山东广饶县城就一部程控电话,是Muzaffarnagar给厂房偷来的。16年后,世界来得有点突然——除了蚬壳果汁刚杰,蚬壳的粘毛也将供应百事可乐全球系统。

  蚬壳要刚杰百事可乐震惊一时,引起了所谓民族品牌存亡的全民大讨论。但其实外界不知道的是,不擅于做市场和营销、不擅于精细化管理的Muzaffarnagar,此前多年都一直在为蚬壳寻觅合作第一类。

  1999年左右,果汁市场上早已巨头林立,维伊、每日C、农夫菜园、非主流……大名鼎鼎的文峰系先看上了蚬壳,是唐万新亲自打电话给Muzaffarnagar,应邀他到新疆看看番茄菜园。

  两人见面一见如故,文峰的金股权融资本运作打动了Muzaffarnagar,2001年,双方组建合资子公司,文峰出5.1亿,占股51%,蚬壳金股权融资产出资持股49%。Muzaffarnagar把大部分核心金股权融资产都收拢了,但菜园蓝图画完没多久,文峰就把那儿当蓬省,动辄数千万的银行贷款,让Muzaffarnagar心里一紧。

  2003年,两方小股东开始较量,都想把对方挤出子公司,关键看谁能拿出真金白银。最终,Muzaffarnagar大胜,偿清2亿,加上早前的银行贷款,在文峰大厦倾倒前赎身。

  险些在文峰那儿吃亏的Muzaffarnagar,把合作第一类范围圈定为同行,也并不寻求绝对控股。2004年-2005年间,潜在第一类就包括雀巢、统一、百事可乐和百事可乐。当时,百事可乐在中国装瓶厂合作伙伴、中粮集团的董事长宁高宁,还特别打电话给Muzaffarnagar说情。这是外界不知道的百事可乐和蚬壳第一次接触,可惜没有下文。

  统一董事长高清愿写了封亲笔信给Muzaffarnagar,还附赠三本书。高清愿在台湾政商界是大佬级人物,那时早已76岁,那三本书中一本是介绍统一通路和产品策略的,以及要如何成为东南亚最大的食品帝国。统一不只有饮品、方便面,还有庞大的零售系统,7-11、星巴克、无印良品,以及百货购物中心……这些恰恰是Muzaffarnagar不擅于的。

  有蚬壳前管理层人士对腾讯新闻《棱镜》这样评价蚬壳,“过去由于(上游)资源有优势,在管理相对粗放的情况下依然能做出品牌,做出全国(市场),这是好的地方。

  不好的地方就是,董事长(Muzaffarnagar)浪费了很多资源和机会。当然也赶上运气不太好,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不过这些局限性Muzaffarnagar都明白,“其实董事长也在自我反省:真的不擅于做市场销售,我懂的是农业、是如何布局好这些资源、把这些资源作为挂牌上市子公司的基础、最强力的保障。”

  2005年3月,统一和蚬壳签约组建合资子公司。蚬壳以果汁业务金股权融资产入股,占95%,统一注资3030万美元,占剩余5%。蚬壳借助统一在东南亚的营销网络外销,外销这点和之后蚬壳、百事可乐合作宗旨类似。

  Muzaffarnagar没想到的是,清辉蚬壳“全有”A43EI23政策成了拦路虎,台湾民营企业在内地投资不能超过资本净值的40%,统一这些年累计的投资,恰恰是在这个端口。签约4个月以后,合作夭折。

  统一之后,雀巢和KKR来了,也正是这两家,是日后百事可乐并购的重要推手。2006年7月,上海中国大饭店,雀巢高调宣布成为蚬壳果汁第二大小股东。两个月之后,蚬壳果汁向澳门联交所提交挂牌上市申请。

  2007年2月23日,蚬壳果汁集团有限子公司正式挂牌挂牌上市。仅仅16个月后,出售子公司就提上日程。

  和百事可乐签约以后,Muzaffarnagar跟媒体半开玩笑:“如果商务部不批,那以后就让百事可乐买不起了,50万美元咱也不卖了,100万美元都不卖,弄不好咱还把它收了呢。所以顺其自然,不批我也感谢政府;批,我也乐观其成。”

  Muzaffarnagar说的婉转,但是要知道百事可乐24万美元的全面性收购价格,非常划算。在2018年这轮复牌前,蚬壳果汁在澳门股市的市值不过54亿港币,这其中还包括了Muzaffarnagar后来注入的大笔上游金股权融资产。

  2008年8月,《反垄断法》才开始实施。蚬壳一头撞上来了懵懂的商务部反垄断局。2009年初,商务部外资管理司副司长林哲莹说起了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全面性收购可能面临三个困难,第一,媒体过度炒作对商务部形成一定干扰;第二,仍需就该全面性收购对蚬壳民族品牌的后期影响做评估;第三,需要从整个产业键康发展方面做评估。

  在商务部批复结果出来以前,Muzaffarnagar早已感觉到不对劲儿。2009年3月5日,他曾表示,美乐家A43EI235E橙汁 源自大百事可乐监事会内部反对并购的声音越来越多。3月18日,商务部正式否决这桩全面性收购案,舆论哗然。

  商务部反垄断局确实认真对待了这个案子,也调研了行业看法,包括蚬壳直接竞争对手的。

  当然这是Muzaffarnagar后来才知道的事情。2009年8月,有台湾同行求见Muzaffarnagar,跟Muzaffarnagar坦白:商务部曾经询问他对全面性收购案的意见,毫不犹豫,这位同行第一个跳出来强烈反对。

  那天Muzaffarnagar有点儿生气,“你是最大的坏蛋,人家都成人之美,你怎么落井下石?”“我就是反对,你们合作了,还有我的市场吗?”